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39)【作者:择日扬帆】
【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39)【作者:择日扬帆】
字数:7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九章 狡猾的何小兰

  迷迷糊糊中睡了一小会儿,吕小丽也躺在我胸口睡着了,手还摸着我的阴茎,我伸了伸已经发麻的手臂,她也醒了,相对莞尔一笑说,那就睡会吧,明早醒了再说!

  第二天一早,我还在床上,就听见她在卫生间里洗澡,哗啦啦的水流声充斥着整个房间,磨砂玻璃上映出她娇小的身影,男人正常的晨勃让我再次持枪挺立,于是围了条浴巾来到卫生间门口一看,吕小丽正冲着身子,一身都是湿的,活脱脱的一个出水黑芙蓉!看我支着个帐篷站在门口,吕小丽色眯眯的说,又想干坏事了?还愣着干什么,进来一起冲个凉吧!说完一把扯掉浴巾,雄壮的阴茎让她眼睛一亮,情不自禁的哇了一声,好大!

  温暖的热水浇在身上,所有的倦怠在慢慢的消失,我让她转过身,趴在洗漱台上,自己抚摸着她的屁股墩,慢慢的就把阴茎蹭到了她阴部,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的撩拨起来,我把花洒拿在手里,热腾腾的水束打在她光滑的后背,顺着肌肤流到了屁股沟里,正好也冲刷着我的龟头,我不紧不慢的挑开她的阴唇,轻轻地插入半根阴茎,然后就保持这个深度,一下一下的抽送起来,花洒的水冲刷着我们交合的部位,让我赶到了另一类的刺激,没几下,吕小丽感觉到了我并没有完全插入,于是自己晃着屁股迎合我,接连几次全根浸没以后,我不再小幅运动,而是加大马力开始猛日起来,日了一下会儿,又拔出阴茎,对着她的屁屁一使劲,顺利的占领了她的后门。

  一阵巫山云雨过后,终究昨夜操劳过度,体力恢复不理想,没多久就日不动了,咬着牙坚持了一阵,一番歇斯底里的抽送之后,在我强烈的要求下,吕小丽让我把最后的精液射到了她嘴里,然后我又回到了床上,继续睡了会儿,都快十一点了才醒过来,一起下楼准备回镇上了。

  回来的路上吕小丽对我说,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和我在一起,她不会来打扰我的生活,也希望我不影响她的生活,大家今后还是好朋友,期盼着今后能再相聚!我还真舍不得这个娇小玲珑的的小少妇了,逼小,水多,又会玩儿,也敢玩儿!每次在他身上我都会得到巨大的满足,真的是一个难得的性伙伴。我一路上都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不停抚摸,对面没有来车的时候还从领口伸进她的胸罩里再摸两把,毕竟时间不多了,等会儿下了这车,这个女人就再也没机会再碰了!
  到了县城上次我和她吃饭喝多鞭酒的地方吃的午饭,我没有喝酒,因为这段时间交警查的严,只是买了五斤,准备带回去。吕小丽一边吃饭一边偷偷笑我,后来在车上她对我说,自己老婆要爱惜,不要乱喝多鞭酒,最好的壮阳方式是多吃锌元素丰富的食品!

  吕小丽没让我送她回家,说她还要到镇上拿东西,叫我还是把她放在永兴超市门口就行了!

  下了车,吕小丽深情的对我一笑说,再见了宋* ,我会记住你的!我听了这句,心里那滋味真的是说不出来的难受,妈的,早知道她要走,前段时间真的该约她多日几次,可惜了!

  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我还没来得及开车,车门就又被人拉开了,扭头一看,居然是何小兰,而且怒气冲冲的样子,上车一摔车门就质问我,这个烂货怎么坐到你车上来了?你是不是跟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我的天啊,怎么让何小兰发现了?晕死了!幸好我反应及时,马上对她说,你别乱说,我是在县城遇到她,顺便搭她回镇上,没有你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何小兰一脸疑虑的问,怎么就这么巧你会遇到她,你又是怎么认识那个烂货的?

  我这才不紧不慢的把卢老二之死,我帮工地跟她们姐妹沟通赔偿事宜才认识了吕小丽这件事告诉了她,何小兰还是不放心,嘴里恶狠狠的说,要是被我知道你跟那个烂货有什么关系,看我不割了你的小鸡鸡拿去喂狗!

  妈的,幸好过两天吕小丽就走了,不然今后免不了再偷情真还有可能被她抓住,到时候就麻烦喽!

  何小兰再没说什么了,问我,那你这会儿准备去哪儿?我说回工地呀?她问我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早上几点走的?

  看样子她还不知道我昨晚在市里过的夜,我飞快的想了一下,不能撒谎,万一她回去跟美香一说起,那很可能会穿帮,于是我对她说,不是去县城,而是昨天大* 公司的请我去市里吃饭,晚上打牌没回来,今天才从市里回来的!
  何小兰惊奇的看着我说,你昨晚在市里?你该不是跟那个烂货一起吧?你不跟我经清楚这件事,我跟你没完,走,回家去!

  回到家,何小兰请出了美香母女,当着她们的面把刚才看到的,吕小丽从我车上下来的事情告诉了她们,两母女都有些焦虑的看着我,何小兰趾高气昂的说,今天非得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不然跟你没完!三个女人都盯着我看,等我一个解释,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服他们,只好坚持说是中午吃饭偶遇的,顺便带她回镇上,其余的一概不谈。

  小妮子第一个问我,宋*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跟那个姓吕的有关系?我赶紧摇摇头说,没有!真的是今天中午我回来的路上在县城吃饭,正好遇到她,所以顺便才搭她回来的,就被你姨妈看见了!我骗你们干嘛?要是真和她有什么,我会开车大摇大摆的到镇上来?

  小妮子觉得我说得也有一点道理,于是朝她妈妈看了一眼。美香叹了口气说,姓吕的那几年在外面乱搞,是出了名的烂货,宋* 你要是真的跟她有了那么一种关系,我都觉得太不值了,你自己想想我们一家人怎么对待你,小兰又是怎么对待你的?不管你今天是不是真的碰巧遇见她的,我们都希望你以后不要跟她有任何来往,不要让镇上的人看我们一家的笑话!

  何小兰不依不饶的说,不行,我觉得他没说实话!今晚我和大姐一起来检查你!此话一出,屋里的剩下的三个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她顿时也觉得自己说漏了嘴,马上埋下了头。小妮子白了她一眼说,别不好意思了,都说出来了还害什么羞!又转眼看了美香一眼,美香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小妮子淡淡的对我说,我只是怀孕了嗜睡而已,但是我不傻,宋* 你这么久以来经常不在我床上睡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哪儿了,在干些什么!我只是不想点破你们,小兰姨妈对我对我妈妈都很好,还救过我的命,所以我也不怪你们,要怪就怪我们这些没能力的女人要靠着你生活,所以把你放在生命里最重要的位置,只是希望你到最后不要抛弃我们一家人。那个姓吕的才是我们真正的威胁,我觉得我妈妈说得对,你以后真的不能和她有任何联系交往,否则的话我要你见不到肚子里儿子!这个我说到做到!至于你和小兰姨妈,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管得住吗?家丑不能外扬,你们还是稍微收敛点,不要让外人看笑话!

  说完小妮子还是略带怒气,挺着肚子回屋去了,剩下我们三个人尴尬的站在堂屋里,美香一脸不高兴的埋怨何小兰说话不经过大脑,何小兰狡辩的说还不是因为我,把她气糊涂了才不假思索的说出了那句话。好在小妮子还算心胸宽阔,没计较,否则今天这个就难以收场了。

  我进屋想安慰小妮子几句,毕竟怀着孩子不能动怒。看她侧卧着小声抽泣着,我知道这时候劝也没用,只好坐在床边拍着她的肩膀说,小袁我对不起你,我保证今后再也不会伤害你了!

  小妮子半抽泣着说,也谈不上伤害,只是像你这种好的男人,想追你的女人多的是,我只是怕今后你万一遇到比我们更好的,你会不会离开我们。现在你马上就要当爸爸了,我不想我儿子今后像我一样没享受到父爱。以前家里有妈妈陪你,现在又多了个小兰小姨,以后我生了孩子也会陪你,三个女人都是你的了,你还不满足吗?所以你不要在外面找女人好不好?

  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说,不会了,心里却在想,我不去主动找,自己送上门来的可不怪我。送到嘴边的肉岂有不吃的道理啊!

  等我和小妮子谈好了,她也就不哭了,我扶着她又回到了堂屋,美香她们看我们也没吵架,和好如初,都皆大欢喜,美香拉着小兰就说要去做饭,小妮子叫住了她们说,妈妈,小姨,我都跟宋* 约定好了,他保证除了我们家里这三个女人,不会在外面找女人的,否则天打五雷轰!听完以后,何小兰的脸色先是由红变白,然后又由白变红!看着三个女人之间没起什么大的矛盾,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大吵大闹,我的这个心啊,总算放了下来!我承诺了不在外面找女人,可是没说别的女人来找我我就不答应啊!现在我算想开了,在这边有机会多日几个就算几个,以后回了* 海还不知道咋办呢,那边消费水品那么高,找个一夜情的开销都好几千,还不一定能遇到好的货色!关键是* 海女人太他妈高傲,总是自以为是,看不起我们这些不是土生土长的* 海人,以为自己的骚逼比其他地方高一级别,其实都他妈一样,两片肉夹着一个洞,始终是被男人日的货色!

  我趁她们做饭,偷偷地把一个空劲酒瓶子里灌满了才买回来的多鞭酒,悄悄地放在了箱子里。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拿出那瓶假的劲酒对美香母女说,今晚喝点这个,好迎接检查!美香白了我一眼说,你看看你尽说些乱七八糟的,你都说了没那回事,怎么还提?要是让小兰听到了耍起性子来我看你们怎么收场!
  何小兰端着最后一碗菜上了桌子,一边吃了一口菜一边说,你们刚才说什么?什么怎么收场?

  我喝了一口多鞭酒说,你大姐说你手续啥都没办好,就天天往这里来,被人看见了怎么收场!何小兰头也不抬地说,快了,说是下个月就拿得到了,再说了,我现在是你姨妈,我怕啥?对了,你以后在外人面前要跟佳芸一样叫我姨妈!记住了!

  妈的,又占我便宜!我喝光了酒杯中的多鞭酒,何小兰起身又拿过瓶子说,再喝点,给你买这么多,你不喝谁喝?于是又是一杯摆在了我面前,喝就喝,谁怕谁!

  晚上我不再偷偷摸摸,而是直接到小妮子那里给她请了个安,得到了她的恩准,要我保持体力,别太累了。然后屁颠屁颠到了美香她们房间里,两个女人还在闲聊,我关好门一下子就把她们两人搂在一起扑倒在床上,嬉闹起来,手到处乱摸,伸到谁的衣服里就摸谁的奶子,嘴也在她们脸上,胸口到处乱拱,钻到她们怀里满地儿找吃的!一阵打闹下来她俩的衣服都被我解开了,胸罩也被推到了胸口以上,四只大奶任我吮吸舔舐,接下来的事就简单了,扒光裤子一人一阵抽送,换着姿势轮流在她们身上撒野,美香首先告饶了,说自己里面都被捣疼了,你今天吃了春药的啊,这么猛?我嘿嘿一笑,哪来的春药啊,就只喝了点劲酒,你们看着的啊!估计是昨天晚上在市里没地方泻火,憋久了难受,所以现在就这么猛啊!来吧,开始检查吧!

  何小兰依旧撅着个大屁股等着我日,嘴里哼哼着,大姐你别听他的,他喝了酒猛得很,我就是要看一下今晚你能射几次,我跟你讲,只要少于三次你小子昨晚肯定就是跟那个烂货在一起!

  妈的,这是给我下的死命令吗?射三次?美香一次,你一次,还有一次呢?我射墙上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上去抱着她的屁股就开始狂日,啪啪啪的响声弄得一旁的美香眉头紧锁,止不住的招呼我们轻一点,床都遭你们摇要塌了!我回头对她说,没事儿,摇垮了明天就去商场里买个好一点的,经得起我们三个人在上面乱跳都没事的床!

  先在何小兰阴道里放了一炮,然后搂着美香站在写字台前慢慢抽送了好一阵子,直到何小兰也加进来跟我不停的舌吻,我才抱着美香的屁屁又射了一炮!,当我们三个人都倒在床上后,何小兰摸着我半硬不软的鸡鸡说,还有一次哟!不然你说不清楚!

  我嘿嘿笑了笑说,就知道你不看我射三次不罢休,自己看,射了两次都还有这么硬,过来啊,给我亲亲,亲舒服了老子马上日你!

  何小兰啪的给了我一下说,你小子胆大了啊,给谁称老子呢?我才是你老子,快,叫我一声姨妈,要甜!我嘻嘻哈哈的叫了一声姨妈老婆!,惹得她又是一阵娇拳上身,嘴里直说我不是好东西,日了小的又日老的,一家人都被他日完了。说完还还顺从爬到下面去给我口交起来,我给美香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也一起去,开始美香说这么晚了,别跟她疯了,都休息了吧,后来经不起我的催促,还是跟小兰趴到了一起,你一口,我一口的开始舔舐起我的阴茎来。

  多鞭酒的威力再厉害,终究也只是增加性欲,保持阴茎状态而已,体力摆在那里的,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就算顿顿喝多鞭酒,吃伟哥,日逼也不见得有多强!体力才是根本!

  我可是昨夜才疯狂了一把,今早上又放了一炮为她送行,回到家又来了个双响炮,体力已经近乎透支。但是鸡鸡还是惊人的坚硬无比,拿美香的话说,今天里面像是一根骨头一样,真的是金枪不倒了!

  我是不想动了,也动不了了,就这么躺着,任凭两个女人在我胯下折磨我。骑在我身上一会儿面朝前,一会儿背对我,阴茎和龟头几乎是麻木的,肿胀的,没有一丝快感,传来的只是一种将要爆炸的胀痛感,肉色的阴茎已经变得有些乌红,两个女人丝毫没有察觉,净顾着在我身上寻找那最原始的刺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女人都玩累了,两个都香汗淋漓的坐到了一旁,何小兰咂着嘴对我说,妈哟,今天你这鸡巴好硬,把我日舒服了!哎,你上来吧!该你来日了!美香抹着额头的汗水说,你们玩儿吧,我不行了,太累了!我去洗洗,顺便给你们也打点水来!

  说完美香下了床,摸了摸自己的阴部,然后套上睡裙就出去了,何小兰使劲拉起我,嘴里说道,起来呀死猪!快点射了你也好睡觉!

  我已经是精疲力尽了,但是还是拗不过她,谁叫阴茎还这么硬呢!妈的,早知道就少喝点了,自己给自己下套,活该!

  压在何小兰身上,我连手部的支撑力量都没有,直接压着她的乳房,下身机械的抽动起来,因为角度不是很合适,再加上阴茎太坚挺了,所以每次日下去都觉得出奇的痛,是那种被别着一样的感觉,根本体验不到快感,没几下我就不动了,这时美香进来了,看何小兰一脸不满意,皱了皱眉说,小兰算了吧,他今天开了那么久的车,又日了这么久,够累的,让他休息了!何小兰这才悻悻的放过了我,下了床洗了洗下身。

  还是美香体贴,她给我擦拭好下体,整理了一下床铺,三个人就挤在一起睡了,那一夜我的阴茎痛的不得了,一直充着血,还被何小兰一直死死地拽着没松开,第二天醒来时阴茎倒是软了下去,可是疼痛感依旧存在,妈的,我这是荒淫过度了吗?

  我躺在两个女人中间,左顾右盼了一下,两具热乎乎的胴体贴在我身边,肉肉的奶子,白白的胳膊,还有四条圆滚滚的大长腿,一副肉欲横流的景象。曾几何时,这都只是我意淫中的场景,而现在却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了我的身边,这么久以来双飞了她们好多次,每次都把自己弄得脚耙手软,浑身无力,看样子我真的得有点节制了,年轻时掏空了身体老了补都不补起来!

  美香也醒了,揉着眼睛问我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再睡会吧!说完就用手搭在了我胸口,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说,昨晚累坏了吧,今天我给你炖一点猪脚,好好给你补一下,这个何小兰也真是,有一次就够了嘛,还想要那么多干什么!
  何小兰也醒了,嘴里嘟哝着说我也是想试一下他跟那个烂货搞过没有而已,他自己硬起来软不下去,怎么怪我喽?

  我微微动了下身子,觉得还是很疲倦,有点虚脱的感觉,于是对她们说,我今天不想去上班,等会儿美香上街去给我买点鳝鱼或者泥鳅,中午红烧出来我想吃,我兜里有张工行卡,等一会儿小兰你上街去查一下里面有多少钱,然后都转到你卡里去放着,密码是六个六。行了我还要睡会儿,你们别碰我了。

  美香一边起身穿胸罩一边对对何小兰说,你自己还是要节制一点,日逼又不能当饭吃,还是要注意宋* 的身体,你看你把他弄得都起不了床了,说完心疼的又摸了一下我的脸说,你看,都瘦了!

  何小兰撇了一下嘴说,下次也不许喝那么多劲酒了,自己软不下去还赖我,说完用手指捏着我软不拉几的阴茎说,昨晚那么厉害,又粗又长,有本事这会儿给我再来一个!

  我痛得倒吸了一口气,何小兰还不知情的洗刷我说,装,再装像点!弄得我我呲牙咧嘴的说,真的疼啊姐!

  美香有些不高兴了,叫你不要闹了,你没看他脸色都变了吗?何小兰这才明白过来我不是装的,赶紧松手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给你吹吹就不痛了,然后真的给我吹了两口气,妈的这管用吗?管用还用医院干什么,都吹两口气就不疼了。

  两个女人穿戴完毕出去了,不一会小妮子进来看了看我,一脸坏笑的说,现在知道女人多了的烦恼吧!活该,想不想吃点东西?

  我摇摇头,然后就侧过身睡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个电话把我惊醒,原来是工地上打来的,说河南那家发射设备厂的东西到了,让我过去看看。

  妈的,我一边答应着,一边艰难的起了床,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出门了,真的觉得走路都是晃的。开着车到了工地上,四辆9米6的大车整整齐齐停在院内,齐刷刷的河南牌照,旁边还停了个依维柯,估计是送安装人员的。两车发射机柜,一车塔架,还有一车是附属设备等等,等我按着装车清单清点好签了字,时间都到中午了,幸好有办公室的小李爬到车上去帮我清点物资,否则我今天可能要出洋相。

  正想回家吃饭,押运货物的厂商代表找到了我,请我一定要一起吃个饭,今后大家好合作愉快。人家的这份热情必须要接下,否则人家会认为我不近人情,今后工作也不好开展。他们也请我推荐了一家饭店,然后叫上工地上大大小小管事的,一共三桌人,酒桌上的文化不多说了,再怎么推辞到最后还是喝得摇头晃脑的,妈的,河南人自带的杜康酒劲儿真大!

  下午我让黄大发开叉车来帮着下货,自己去跟那帮河南人谈价格,顺便提一下,黄大发自打跟了我,在工地上挣了不少,不光农用车换了个新的,还买了台二手叉车,生意蛮不错的!

  他们下他们的货,我本想回家睡一觉,谁知五哥打电话来说下午有空就出来坐坐,顺便介绍个人给我认识。只好硬着头皮偏偏倒倒的到了麻将馆。

  我他妈还以为是谁呢,五哥居然把上次在县城人质劫持事件中那个上了报纸的副局长介绍给我认识。

  他也认出了我,老远就起身伸出了手,我也不能给人家难堪呀,再说了有五哥在呢!坐下后聊了一阵子才明白,人家副局长这是到基层来锻炼一下,准备高升了。我靠,一个副局长来兼任派出所所长,没道理呀?官场里的猫腻太深了,搞不懂,也不想往里面钻,于是应和着他们一起聊了一下午,也记不得聊的具体内容,反正总的意思就是今后有啥事就找他,他上次绑架案欠我一个人情,就这么简单。

  晚上三个人一起吃了个饭,完了我对他们说今天喝的有点多,就不陪他们打牌了,正好那个副局长也说自己下基层也不能破坏规矩,晚上该值班还是要去派出所待着!于是我一路摇晃着回到了家,三个女人蜷缩在沙发上看最热门连续剧的回家的诱惑。看我双目呆滞,美香和小兰赶紧起身过来扶着我,不停的数落我,怎么又喝这么多!这酒就有那么好喝吗?

  美香给到了一杯糖水,何小兰坐到我身边,小妮子也过来在我面前伸出两根手指问我,这是几?妈的我连二都看不清了,就这点酒量还怎么混?但是我还是故意说,四!小妮子楞了一下,又伸出四根手指问我这是几?我装醉的说,你别晃,你晃我就看不清!

  小妮子摇摇头说,完了,这次是真的又喝醉了!美香不停地埋怨起那些和我一起喝酒的人,就知道劝人喝酒,咋就不劝人吃菜呢!

  后来我是怎么睡着的,怎么到的床上,都不知道了,起床以后只觉得自己一身还是很疼!

  此后的几天我都处于修养期,也不敢再和她们一起疯了,偶尔何小兰会用小嘴亲一下阴茎,但当她想有进步一步举动的时候美香都会制止她,说让我多休息几天再日嘛!这下好了,有美香给我挡驾,终于可以安心睡几晚喽!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